突然给500万你会怎么用?居然有两个人的答案一摸一样!

01-19 13:40 首页 环球洞见

突然有了500万你准备怎么用?今天,王泽山和侯云德共同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,他们每人都能获得50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。在大家好奇他们会怎么用这笔钱的时候,两位科学家的回应都是:用于科学研究。


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有多牛?

也许很多人只是听过“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”这个名字,但是并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厉害。


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中国科技界的最高荣誉。主要奖励在当代科技前沿取得重大突破,或者在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中,创造巨大经济或社会效益的杰出科学家。自2000年奖项正式设立到现在,已经有29位科学家获奖,平均年龄超过了80岁,每位获奖者的奖金为500万元人民币。


也就是说,只有非常顶尖的科学家才有机会获得这个奖项。


这笔钱他们准备这样用:


相信很多人都好奇,两位科学家分别获得了500万元的奖金,他们会怎么花这笔钱呢?


记者采访到了两位科学家,他们的回答都是:用于科学研究。


“把奖金用于团队建设是很自然的事,因为成绩都是大家干出来的。”王泽山对记者说,他计划使用这笔奖金设立“青年成长基金”,鼓励更多年轻学子投身科研事业。


很多网友表示,

刚想为两位科学家点赞,

但看到两位八旬老人,

用尽一生,获得国家奖励后,

却又把钱拿出来献给科学研究,

马上就泪目了……


这才是偶像!

因为有他们,

才有“厉害了我的国”

↓↓↓

王泽山:扎根国防科研 不负强国初心




王泽山的科研总是与国家的需要紧密结合在一起。上世纪80年代,他率先攻克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的关键技术,解决了我国每年上万吨报废、退役火炸药的处理难题,让原本具有很大安全和环境风险的“炸药包”变成了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宝贝。90年代,他又着手研究如何降低武器对环境温度敏感性这个世界军事难题。


王泽山说:要解决他们没有(解决)的问题,你必须要超过他们,要立足这个,你要有独特的思维,路线,方案来解决,这个我就说,要有创新的思想。



用这种敢于创新的精神,王泽山在火炸药领域啃下了一个个硬骨头。先后用20多年的时间,研发了等模块装药技术,大大提高了中国武器装备的性能,攻克了很多至今欧美国家都没有攻克的难关。


年过八旬的王泽山,一生专注于研究火炸药,突破了多项世界性的瓶颈技术。王泽山说:“我从事科学工作,更加明白科技的力量。这次获奖,对我来说是莫大的鼓励,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人人有责,我会在国家和团队需要的时候,为继续创造世界一流的火炸药成果而努力!

侯云德:传染病防控 “火山口”上的守护者



作为我国传染病防控体系的技术总师,侯云德最为刻骨铭心的就是2003年的非典疫情。由于当时我国的传染病防控体系还十分薄弱,非典来袭的时候卫生部门也束手无策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
2008年,侯云德79岁。这一年,他被国务院任命为“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”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。


这时,距离2003年的“非典”疫情已经过去5年。公众或许已淡忘了当时的恐慌,侯云德却不敢忘。“‘非典’来得太突然,我们没有准备,病毒研究不充分,防控体系太薄弱了。”



本该颐养天年的年龄,侯云德又忙碌起来,担负起我国现代传染病防控体系顶层设计的重任。作为我国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的专职技术总师,侯云德领导专家组设计了2008至2020年应对重大突发疫情的总体规划,重点布置病原体快速鉴定、五大症候群监测、网络实验室体系建立的任务,成功应对了近十年来我国的历次重大疫情,全面提升了新发突发传染病的防控能力。

“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,尽多大责任才能有多大成就。”习近平曾在2016年的“科技三会”上发表重要讲话。


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,习近平特地提到中国科技创新成就,并“为中国人民迸发出来的创造伟力喝彩”


用尽毕生精力,

兢兢业业,助力大国梦圆;

荣获百万奖励,

不图私利,仍怀赤子之心


两位科学家获此荣誉实至名归,

他们是民族的骄傲,是国之瑰宝!


致敬!



首页 - 环球洞见 的更多文章: